2020年伊朗军队头号人物被杀身首异处身份确认靠残指上的戒指

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世界头号超级大国,许多国家被迫遭受美国的欺凌却只能忍气吞声。但毕竟不是所有国家都愿意同美国合作,伊朗、朝鲜和古巴等国家就坚决维护自身权益。

而美国自然不能放过最后几个不听话的刺头,双方在各方面的斗争一直都没有停止。

2020年1月3日清晨在美国的“盟友”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机场,几枚从天而降的导弹将伊朗著名将领卡萨姆·苏莱曼尼,和伊拉克的什叶派武装“人民动员”副司令阿布·穆罕迪斯及其随处同时击杀[1]。

这次暴行彻底激化了美伊矛盾,以至于今天美国再想和伊朗缓和关系已经是困难重重。

2020年这一次暗杀震动了全世界,毕竟很多人对“暗杀”的印象还停留在二战时的击杀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

美国人之所以会罔顾国际关系基本原则搞暗杀,也是因为在2020年两伊与美国的关系出现了新变化。

从历史上看属于阿拉伯文明的伊拉克同波斯帝国的传承人伊朗,之间的恩怨情仇有上千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伊朗和伊拉克都实现了独立建国,1953年美国中情局在伊朗发动政变使巴列维重新成为了伊朗国王。伊朗由此成为中东地区同以色列和沙特并列美国三大盟国,整个国家上层高度亲美。

而伊拉克的萨达姆等人在1958年推翻伊拉克王国政府之后,在政治层面也并没有表现出反美倾向。

然而1979年初伊朗爆发了革命,宗教领袖霍梅尼从海外归来后成为了伊朗现实的最高领袖。伊朗成为了中东地区唯一的什叶派政教合一国,并同整个西方集团对抗。

伊朗内部变天让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看到了时机,于是在1980年主动挑起了两伊战争。

可没想到两伊战争结束之后萨达姆居然入侵科威特破坏中东地区已有格局,于是1991年美国组织多国联军发起海湾战争彻底打残了伊拉克。

这样冷战结束后两伊都已经成了美国的敌人,但美国领导层认为入侵伊朗代价太大故只是以“核问题”为由进行经济制裁。

2003年美国小布什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终于彻底消灭了其中东的眼中钉萨达姆。之后美国扶持反萨达姆人士组成了伊拉克所谓联合政府,伊朗一时间面临西侧邻国彻底成为美国附庸的危机。

但是美国的入侵并没有给伊拉克人民带来真正的幸福,反而彻底引爆了在萨达姆时代被掩盖的宗教和种族之间的矛盾。以至于2003年之后伊拉克一方面反美武装狼烟遍地,另一方面各派之间根本组建不了联合政府反而内战不断。

于是一些伊拉克有识之士逐渐认识到,没有美国的伊拉克才是伊拉克人的伊拉克。

许多什叶派人士开始主动同伊朗接触,而伊朗正希望能把亲美的伊拉克变成反美的伊拉克。

于是就出现了在公开层面伊拉克政府亲美,可许多地方实力派人物却和伊朗走得很近这一滑稽局面。

美国自然不希望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伊拉克亲美政府变天,但是又无法改变伊拉克什叶派领导人和伊朗亲近。

2011年由于当时的中东国家普遍出现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在美国背后煽动下爆发了所谓的“阿拉伯之春”。

虽然美国仍然没有撼动伊朗政府坚如磐石的统治,但是却成功地在伊朗的重要盟友叙利亚引发了严重的内乱,并造成了到今天都没有真正结束的叙利亚内战。

在这一过程中面对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危如累卵的局面,伊朗政府和背后的俄罗斯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于是在俄罗斯以反恐的名义介入叙利亚之前伊朗就已经派出了大量的准军事部队进入叙利亚,其中由苏莱曼尼指挥的伊朗“圣城旅”发挥了重要作用。

由于伊朗这个国家的相对封闭性,所以直到苏莱曼尼被刺杀,他的更多信息才被披露。

公开资料显示苏莱曼尼于1957年3月出生在伊朗克尔曼省的拉波尔村,从小就读宗教学校并逐渐倾向于霍梅尼的领导[2]。

1979年革命胜利后苏莱曼尼担负霍梅尼的安全保卫工作,两伊战争时期苏莱曼尼参加革命卫队走上战场多次立功。

2000年苏莱曼尼正式成为“圣城旅”旅长,2003年时他曾经支援伊拉克反美民兵行动而被美国人记恨。虽然“圣城旅”名为旅级战斗单位,但很多人认为其更类似于中情局这样的情报组织。

一些资料认为苏莱曼尼虽然官阶不高,但在伊朗国内和伊朗革命卫队中地位超然,甚至有传言他是下一任伊朗总统的热门人选。

俄罗斯和伊朗的介入让美国搞垮叙利亚政府的企图落空,以至于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不得不考虑将缓和同伊朗的关系作为其任期的政绩。

故而在2015年美国主动同伊朗接触,伊朗政府自然也希望双方能达成有利于自己的协议。

但是奥巴马政府的这一举动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强烈不满,特别是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认为奥巴马过于软弱。

2017年特朗普上台之后一面废除了奥巴马政府所有改善同伊朗关系的行动,另一面将伊朗共和国伊朗共和国卫队特别是“圣城旅”列为恐怖组织。

2019年12月2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飞抵马阿拉戈庄园,向正在度假的特朗普汇报有关伊朗攻击行动的情报。

终于到了2020年1月2号美国高层一致认定伊朗将在近期发动对美国中东军事目标的袭击,于是特朗普命令用定点清除的办法来狠狠教训伊朗。

有消息称苏莱曼尼作为伊朗情报部门的重要官员,已经察觉到了美国有可能会对其下杀手。但是苏莱曼尼和其它伊朗军官仍然认为美国即使要采取行动,也要顾及其国际影响力。

故而对苏莱曼尼前往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同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人民动员”副司令穆罕迪斯会面,就完全放松了警惕。

毕竟伊拉克是主权国家,理论上还是美国的盟友。但是苏莱曼尼的这一误判,断送了自己和他重要盟友的生命。

2020年1月2日深夜刚刚完成同黎巴嫩领导人会谈的苏莱曼尼,乘坐一架“鞑靼之翼”民航客机从叙利亚首都起飞;并于3日凌晨在巴格达机场降落,之后苏莱曼尼和迎接他的穆罕迪斯分别上了一辆高级轿车。

但此时在巴达机场上空约9000米处,两架美国的MQ-9“收割者”无人机已经准备就绪。

无人机操作员利用其先进的光电设备将机场人员的活动看得一清二楚,当确定苏莱曼尼已经上车之后立即请示开火。

由于之前美国对其敌人目标空袭时往往会造成严重的附带损伤,为了顾及国际影响影响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便下令美军开发一种新型的常规武器。于是基于AGM-114“地狱火”反坦克导弹改造的,AGM-114-R9X导弹便诞生了。

AGM-114-R9导弹将原本用来穿甲或者爆破的装药战斗部换成了6个弹射式剑状刀片,借以减少定点清除时所带来的附加伤害。

据目击者称第一枚导弹首先击中了穆罕迪斯的汽车,一下子该车的顶棚被切开,全车人员完全身首异处。

苏莱曼尼汽车的司机发现危险后立即加大油门躲开了第二枚导弹,却没能逃脱第三枚导弹的攻击。这枚从天而降的导弹同样将该车人员都撕成了碎片,以至于后来法医人员只能通过苏莱曼尼残肢上所戴的红色宝石戒指才确定其身份。

美国实施暗杀行动不但在伊朗国内引起轩然,也引发了伊拉克朝野震动。很快伊拉克警方封锁了巴格达机场,开始排查现场人员。

最后伊拉克和伊朗双方认定当时苏莱曼尼所乘坐飞机上两名空姐是美国线人,在巴格达机场两名地勤人员和负责安保的两名警察均为美国的线人。

可以说由于美国和伊拉克存在盟友关系,该国的许多重要部门被美国情报机关渗透也并不稀奇。

可苏莱曼尼等人事先却对此几乎毫无防范,以至于身首异处却来不及做任何反应。

神奇的是虽然伊朗同美国和以色列长期形同水火,但是其国内被美国情报机关渗透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在伊朗宣布重启其核计划之后,以色列媒体就曝出从伊朗相关部门偷了半吨的有关伊朗的图纸。

虽然这种暗杀行为令人不齿,但是我们也不得不为伊朗的国家治理能力而捏把汗。

毕竟当年我国搞“两弹一星”的时候虽然遭到了当时美苏两大列强的强烈反对,但最后没有一位科学家死于敌特的刺杀或有意破坏。

也难怪美国和以色列媒体多次嘲讽伊朗,对其能真正造出核武器的能力表示质疑。

暗杀事件发生后美国国内反应不一,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大部分人表示支持。但方面基本持强烈批评态度,很多人指责特朗普这种草率决定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

美国国务院随即希望所有在伊拉克的美国人离开伊拉克,一时间全美多个地区都上调了安全警戒级别。

苏莱曼尼被暗杀的消息传来,伊朗国内爆发了空前规模的反美。当时的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苏莱曼尼进行高度评价,称“苏莱曼尼的死亡,是殉国、是牺牲”,并亲自参与了他的国葬[3]。

哈梅内伊随即任命伊斯梅尔·卡尼作为苏莱曼尼的接班人,而卡尼扬言要让美国人的尸体遍布中东。伊朗政府严厉谴责美国搞“国际”,并宣称将对美国实施严厉报复。

但是让伊朗民众更加难以接受的是,在伊朗用导弹对美国在中东设施进行报复之后,美国肆无忌惮地发射巡航导弹攻击伊朗。

到了8日伊朗防空部门忙中出错,将从德黑兰机场起飞的一架加拿大民航客机击落造成156人丧生。

这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伊朗虽然有心对抗美国,但自身实力根本不足以打疼美国的真实情况。

虽然特朗普时期美伊关系始终难以缓和,但碍于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下降:伊朗高层也认识到了自身能力的局限,双方并没有真正演变成类似于海湾战争那样的直接军事对抗。

今天大部分美国人已经完全忘了当年暗杀苏莱曼尼这一卑鄙行为,但今年1月6日苏莱曼尼遇难两周年之后伊朗民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甚至围攻了代办美国业务的荷兰驻伊朗大使馆。

只不过由于现在舆论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中东,美国政府自然也不会对这种根本伤不到自己的行为不予理会了。

由于美国的欧洲盟友无法弥补由于制裁俄罗斯导致的石油天然气缺口,导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出现了因油价上涨而引发的全面通胀。

为此拜登政府也绞尽脑汁,但说服沙特等传统中东盟友增加石油日产量的努力全部告吹。

病急乱投医的美国居然主动同伊朗和另一个反美国家委内瑞拉接触,希望以解除经济制裁来诱使两国大量增产石油。

但是美国似乎忘了它和伊朗的矛盾不只是意识形态对抗那么简单,而是存在着一笔血债。

伊朗更清楚其能够在1991年之后顶住美国的强大压力,完全是因为其背后有俄罗斯支持着。所以拜登政府想利用伊朗石油应对由其引发的能源危机,完全就是痴心妄想。

可以说美国暗杀苏莱曼尼暂时给自己除掉了一个眼中钉,但是却让美伊关系彻底走向了死胡同。

[1] 巴格达机场遇袭致8人死亡,伊朗革命卫队高级将领丧生.新浪.2020-01-03

[2] 揭秘中东“谍王”苏莱曼尼–广东频道–人民网.人民网.2020-07-22

[3] 苏莱曼尼追悼仪式:哈梅内伊含泪 誓言“严惩罪犯”苏莱曼尼伊朗.中国新闻网.2020-07-20

Posted on 2022年7月24日 in 亚博网址官网登录|体育买球网站 by obcom
标签:

Comments on '2020年伊朗军队头号人物被杀身首异处身份确认靠残指上的戒指'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